经济犯罪 经典案例

以案说法,合同诈骗罪中,犯罪既遂部分与未遂部分分别对应不同法定刑幅度的,如何处理?

2022-01-31
【广州刑事律师】以案说法,合同诈骗罪中,犯罪既遂部分与未遂部分分别对应不同法定刑幅度的,如何处理? 基本案情 2012年7月29日,被告人王某使用伪造的户口本、身份证,冒充房主即王某之父的身份,在某市某区某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某公园店,以出售该区某路28号楼一处房屋为由,与被害人徐某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约定购房款为100万元,并当场收取徐某定金1万元。同年8月12日,王某又收取徐某支付的购房首付...

以案说法,如何理解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款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的援引法定刑问题?

2022-01-31
【广州刑事律师】以案说法,如何理解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款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的援引法定刑问题? 基本案情 马某,男,1982年生。2011年3月9日至2013年5月30日期间,马某担任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某精选股票证券投资基金经理,全权负责投资基金投资股票市场,掌握了某精选股票证券投资基金交易的标的股票、交易时点和交易数量等未公开信息。马某在任职期间利用其掌控的上述未公开信息,操作自己控制...

以案说法,如何理解网络赌博中“押大小、赌输赢”的行为?

2022-01-31
【广州刑事律师】以案说法,如何理解网络赌博中“押大小、赌输赢”的行为? 基本案情 2016年6月,北京AA公司设立,负责为AA网站的经营提供客户培训、客户维护、客户发展服务,幕后实际控制人周某。周某利用上海bb公司聘请讲师、经理、客服等工作人员,并假冒上海cc公司等在智付电子支付有限公司的支付账户,接收全国各地会员注册交易资金。AA网站以经营“二元期权”交易为业,通过招揽会员以“买涨”或“买...

通过发展人员组成层级关系,引诱被发展人员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案例

2022-01-31
【广州刑事律师】通过发展人员组成层级关系,引诱被发展人员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案例 基本案情 被告人叶某,男,1975年生,原系某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乔公司)总经理。被告人欧某,男,1973年生,原系某乔公司某省区域总代理。2011年6月,被告人叶某等人成立某乔公司,先后开发“经销商管理系统网站”“金某网商城网站”(以下简称金某网)。以网络为平台,...

以营利为目的,通过微信群进行赌博,构成开设赌场罪的案例

2022-01-31
【广州刑事律师】以营利为目的,通过微信群进行赌博,构成开设赌场罪的案例 基本案情 2016年2月14日,被告人李某、洪甲、洪乙伙同洪丙、洪丁(均在逃)以某省某市某镇阀门基地旁一出租房为据点(后搬至某省某市某镇环江路大众电器城五楼的套房),雇佣洪某3等人,运用智能手机、电脑等设备建立微信群(群昵称为“寻龙诀”,经多次更名后为“(新)九八届同学聊天”)拉拢赌客进行网络赌博。洪丙、洪丁作为发起人和...

以案说法,如何理解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主体?单位是否承担责任?

2022-01-31
【广州刑事律师】以案说法,如何理解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主体?单位是否承担责任? 基本案情 被告人余某,女,某省某市某元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某泰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被告人陈某,男,某省某市某元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被告人伍某,男,某省某市某元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某泰投资有限公司财务人员。被告人张某,女,某省某市某元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财务总监。被告人罗某,女...

以案说法,区别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集资诈骗罪的关键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2022-01-31
【广州刑事律师】以案说法,区别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集资诈骗罪的关键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基本案情 被告人邹某,男,1982年出生,原系某省某市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2011年2月,被告人邹某注册成立某投资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公司上线运营“某投资”网络平台,借款人(发标人)在网络平台注册、缴纳会费后,可发布各种招标信息,吸引投资人投资。投资人在网络平台注册成为...

以案说法,证券公司工作人员公开荐股,通过预期市场波动反向操作,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的案例

2022-01-31
【广州刑事律师】以案说法,证券公司工作人员公开荐股,通过预期市场波动反向操作,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的案例 基本案情 被告人朱某,男,1982年生,原系某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某证券营业部(以下简称某证券营业部)证券经纪人,某电视台第一财经频道《某金》节目(以下简称《某金》节目)特邀嘉宾。2013年2月1日至2014年8月26日,被告人朱某在任某证券营业部证券经纪人期间,先后多次在其担任特邀嘉宾的《某...

为从执行款中优先受偿,当事人伪造证据将普通债权虚构为劳动争议,获取仲裁调解书后申请强制执行,构成虚假诉讼的案例

2022-01-30
【广州刑事律师】为从执行款中优先受偿,当事人伪造证据将普通债权虚构为劳动争议,获取仲裁调解书后申请强制执行,构成虚假诉讼的案例 基本案情 2014年,王某借款339500元给甲茶叶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洛某,多次催讨未果。2017年5月,甲茶叶公司因所欠到期债务未偿还,厂房和土地被某县人民法院拍卖。2017年7月下旬,王某为实现其出借给洛某个人的借款能从甲茶叶公司资产拍卖款中优先受偿的目的,与甲茶...

以案说法,伪造证据、虚构事实提起诉讼,骗取人民法院调解书的虚假诉讼罪案例

2022-01-30
【广州刑事律师】以案说法,伪造证据、虚构事实提起诉讼,骗取人民法院调解书的虚假诉讼罪案例 基本案情 2010年4月26日,甲公司以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为由向某市某区人民法院起诉乙投资公司,称双方于2008年4月30日签订《商品房订购协议书》,约定甲公司购买乙投资公司某工业园项目约4万平方米的商品房,总价款人民币7375万元,甲公司支付1475万元定金,乙投资公司于收到定金后30日内完成上述项目...

涉及“套路贷”的虚假诉讼案例

2022-01-30
【广州刑事律师】涉及“套路贷”的虚假诉讼案例 基本案情 被告人卫某,男,1979年10月出生,无业。2015年10月以来,卫某以其开设的某省某市某区某金融小额贷款公司为载体,纠集冯某、王某、陆某、丁某等多名社会闲散人员,实施高利放贷活动,逐步形成以卫某为首要分子的恶势力犯罪集团。该集团长期以欺骗、利诱等手段,让借款人虚写远高于本金的借条、签订虚假房屋租赁合同等,并要求借款人提供抵押物、担保人...

以案说法,金融机构从业人员及其亲属构成利用未公开信息犯罪的案例

2022-01-30
【广州刑事律师】以案说法,金融机构从业人员及其亲属构成利用未公开信息犯罪的案例 基本案情 被告人黄某,男,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原债券交易员。被告人杨某,男,无业,系黄某父亲。被告人宋某,女,无业,系黄某母亲。2008年11月至2014年5月,被告人黄某担任某基金公司交易管理部债券交易员。在工作期间,黄某作为债券交易员的个人账号为6610。因工作需要,某基金公司为黄某等债券交易员开通了恒生系统某...

以案说法,归集不特定公众的资金设立资金池,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案例

2022-01-30
【广州刑事律师】以案说法,归集不特定公众的资金设立资金池,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案例基本案情 被告人杨某,男,某某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被告人张某,女,某某集团有限公司出纳,主要负责协助杨某调度、使用非法吸收的资金。被告人刘蓓蕾,女,某市某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负责该公司业务。被告人吴某,女,某某集团有限公司经理、某集团清算中心负责人,主要负责资金池运作有关业务。某某集...

虚构事实、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贷款的行为,必然构成骗取贷款罪吗?

2021-03-02
【广州刑事律师】虚构事实、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贷款的行为,必然构成骗取贷款罪吗?基本案情 孟某某于2019年3月起注册成立新邦公司和中泰公司,并担任两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随后,孟某某在新邦公司和中泰公司...

因集资挤兑,应集资人要求向他人借款以清偿债务,构成犯罪吗?

2021-03-02
【广州刑事律师】因集资挤兑,应集资人要求向他人借款以清偿债务,构成犯罪吗?基本案情 许某某与詹某某系好友,2019年,许某某组织公众参与集资,后经营失败,发生集资参与人挤兑,资金压力极大。许某某遂向...

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进行面部识别而获取贷款,构成何罪名?

2021-03-02
【广州刑事律师】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进行面部识别而获取贷款,构成何罪名?基本案情 周某某系科技公司创始人,2018年7月,其经朋友介绍与冯某某相识,两人开始同居生活。2019年8月,冯某某趁周某某不...

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成立公司,后将出资款抽回,构成何罪?

2021-03-02
【广州刑事律师】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成立公司,后将出资款抽回,构成何罪?基本案情 2019年3月,陈某某借用其好友胡某某的名义开办了梦回公司,主要从事小额借贷业务;并从亲戚陈某甲处借款100万元用作公...

冒用他人公司名义,伪造合同骗取财物,构成诈骗罪吗?

2021-03-02
【广州刑事律师】冒用他人公司名义,伪造合同骗取财物,构成诈骗罪吗?基本案情 2019年8月,陈某某在无固定工作单位的情况下,谎称自己是秦泽建筑公司水电施工队负责人,伪造建设工程水电安装合同,持该虚假...

向银行贷款骗取钱款后,将债务转让给第三人,债务承受人要承担清偿责任吗?

2021-03-02
【广州刑事律师】向银行贷款骗取钱款后,将债务转让给第三人,债务承受人要承担清偿责任吗?基本案情 陈某某系A市某大型国有企业负责人,2019年4月起,陈某某多次利用国有企业名义,私刻公司公章,伪造货物...

明知他人从事非法集资,仍加入并与共同实施非法集资,如何认定犯罪数额?

2021-03-02
【广州刑事律师】明知他人从事非法集资,仍加入并与共同实施非法集资,如何认定犯罪数额?基本案情 2018年8月,陈某某成立幸福养老服务公司,与假日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书,约定陈某某出资、以假日公司名下的山...

行为人借款成立小额贷款公司后非法吸收存款,法律如何评价?

2021-03-02
【广州刑事律师】行为人借款成立小额贷款公司后非法吸收存款,法律如何评价? 基本案情 2019年2月,胡某某辞去银行工作后,向其好友陈某某借款2000万元用于成立中梦小额贷款公司。并在公司注册成立后...

行为人非法经营药品中包括保健药品,是否计入非法经营数额?

2021-03-02
【广州刑事律师】行为人非法经营药品中包括保健药品,是否计入非法经营数额?基本案情 2019年年初,胡某某从他人手中继受奥麦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医疗机械。胡某某接手该公司后,明知该公司经营...

国企工作人员滥用职权伪造货物购销合同,骗取汇票并向银行提供虚假担保,构成什么罪名?

2021-03-02
【广州刑事律师】国企工作人员滥用职权伪造货物购销合同,骗取汇票并向银行提供虚假担保,构成什么罪名?基本案情 2018年7月,赵某某出资成立光年公司并担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2019年年初,赵某某得知其...

以案说法,如何理解欺诈发行公司债券罪的犯罪对象

2021-03-02
【广州刑事律师】以案说法,如何理解欺诈发行公司债券罪的犯罪对象基本案情 惊梦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股东为孙某某、周某某和顾某某三人,注册资本2000万元,各股东一次性缴足。惊梦公司成立后主要从事...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中,在主犯未抓获情况下能否认定其他人刑事责任?

2021-03-02
【广州刑事律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中,在主犯未抓获情况下能否认定其他人刑事责任?基本案情 2019年年初,周某某和林某某加入核素影视公司,并在董事长孙某某的安排下,主要负责运营虚拟货币项目。周某某与...

诈骗团伙中,后勤伙食工作人员构成犯罪吗?

2021-01-02
【广州刑事律师】诈骗团伙中,后勤伙食工作人员构成犯罪吗?基本案情 2017年7月,白某某在A市某小区承租两套房屋,并配备电话、电脑等工具,招募多名工作人员,组成电信诈骗集团。具体的诈骗方法是:通过软...

行为人为帮助他人索债将债务人车辆私自开走,构成盗窃罪吗?

2020-12-30
【广州刑事律师】行为人为帮助他人索债将债务人车辆私自开走,构成盗窃罪吗?基本案情 2018年7月,任某某与赵某某签订借款合同,合同该约定赵某某向任某某借款30万元,借款期间为一年。为担保借款的履行,...

行为人明知他人从事非法集资业务,仍加入并与他人共同实施非法集资行为,犯罪数额如何认定?

2020-12-30
【广州刑事律师】行为人明知他人从事非法集资业务,仍加入并与他人共同实施非法集资行为,犯罪数额如何认定?基本案情 2018年8月,陈某某成立幸福养老服务公司,与假日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书,约定陈某某出资、...

国企工作人员滥用职权帮助他人伪造货物购销合同,骗取汇票并向银行提供虚假担保,法律如何评价?

2020-12-30
【广州刑事律师】国企工作人员滥用职权帮助他人伪造货物购销合同,骗取汇票并向银行提供虚假担保,法律如何评价?基本案情 2018年7月,赵某某出资成立光年公司并担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2019年年初,赵某...

虚构事实,欺骗他人进行面部识别而获取平台发放的贷款,法律如何评价?

2020-12-30
【广州刑事律师】虚构事实,欺骗他人进行面部识别而获取平台发放的贷款,法律如何评价?基本案情 周某某系科技公司创始人,2018年7月,其经朋友介绍与冯某某相识,两人开始同居生活。2019年8月,冯某...

以案说法,如何理解骗取贷款罪?

2020-12-30
【广州刑事律师】以案说法,如何理解骗取贷款罪?基本案情 孟某某于2019年3月起注册成立新邦公司和中泰公司,并担任两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随后,孟某某在新邦公司和中泰公司尚未开展实际经营的情况下,与其好...

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而成立公司,事后又将出资款抽回,构成多少个罪名?

2020-12-30
【广州刑事律师】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而成立公司,事后又将出资款抽回,构成多少个罪名?基本案情 2019年3月,陈某某借用其好友胡某某的名义开办了梦回公司,主要从事小额借贷业务;并从亲戚陈某甲处借款10...

行为人与银行签订贷款合同骗取钱款后,将债务转让给第三人,债务承受人是否需要承担清偿责任?

2020-12-30
【广州刑事律师】行为人与银行签订贷款合同骗取钱款后,将债务转让给第三人,债务承受人是否需要承担清偿责任?基本案情 陈某某系A市某大型国有企业负责人,2019年4月起,陈某某多次利用国有企业名义,私刻...

通过社交平台组织众人投注,构成赌博罪还是非法经营罪定罪?

2020-12-30
【广州刑事律师】通过社交平台组织众人投注,构成赌博罪还是非法经营罪定罪?基本案情 2019年8月,冯某某高中毕业后一直待业在家,其通过电话、手机短信、发送微信消息等方式,向他人宣传、推荐在组织开展的...

行为人非法经营药品中包括保健药品,如何认定非法经营数额?

2020-12-30
【广州刑事律师】行为人非法经营药品中包括保健药品,如何认定非法经营数额?基本案情 2019年年初,胡某某从他人手中继受奥麦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医疗机械。胡某某接手该公司后,明知该公司经营...

冒用他人公司名义,伪造合同骗取他人财物,构成何罪?

2020-12-30
【广州刑事律师】冒用他人公司名义,伪造合同骗取他人财物,构成何罪?基本案情 2019年8月,陈某某在无固定工作单位的情况下,谎称自己是秦泽建筑公司水电施工队负责人,伪造建设工程水电安装合同,持该虚假...

行为人意图骗取亲戚钱款而虚构投资事由、伪造投资协议,构成何罪?

2020-12-30
【广州刑事律师】行为人意图骗取亲戚钱款而虚构投资事由、伪造投资协议,构成何罪?基本案情 冯某甲与冯某乙系表兄弟,2019年10月,冯某甲在得知冯某乙在国外经营生意赚取高额利润后,萌生了骗取其财物的想...

以案说法,如何理解欺诈发行公司债券罪?

2020-12-30
【广州刑事律师】以案说法,如何理解欺诈发行公司债券罪? 基本案情 惊梦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股东为孙某某、周某某和顾某某三人,注册资本2000万元,各股东一次性缴足。惊梦公司成立后主要从事纳米材...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中,主犯未抓获,能否认定其他行为人刑事责任?

2020-12-30
【广州刑事律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中,主犯未抓获,能否认定其他行为人刑事责任?基本案情 2019年年初,周某某和林某某加入核素影视公司,并在董事长孙某某的安排下,主要负责运营虚拟货币项目。周某某与林...

行为人借款成立小额贷款公司后,面向公众非法吸收存款,法律如何评价?

2020-12-30
【广州刑事律师】行为人借款成立小额贷款公司后,面向公众非法吸收存款,法律如何评价? 基本案情 2019年2月,胡某某辞去银行工作后,向其好友陈某某借款2000万元用于成立中梦小额贷款公司。并在公司...

因集资参与人挤兑,应集资人要求向他人借款以清偿债务,构成犯罪吗?

2020-12-30
【广州刑事律师】因集资参与人挤兑,应集资人要求向他人借款以清偿债务,构成犯罪吗?基本案情 许某某与詹某某系好友,2019年,许某某组织公众参与集资,后经营失败,发生集资参与人挤兑,资金压力极大。许某...

以案说法,如何理解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立案标准?

2020-11-26
【广州刑事律师】以案说法,如何理解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立案标准? 基本案情2014年2月,段某在未经银行业监督管理部门批准,不具备吸收公众存款资格的情况下,成立深圳兴荣公司,聘请何某为兴荣广州分公司的总经理。同时雇佣被告人章某为公司财务,雇...

以案说法,如何理解合同诈骗罪的犯罪构成?

2020-11-26
【广州刑事律师】以案说法,如何理解合同诈骗罪的犯罪构成? 基本案情2011年2月,被告人何某某以妻子董某某的名义申请银行贷款,同时向昭鹏担保公司申请信用担保。昭鹏担保公司要求何某某提供担保物进行反担保,何某某因无法提供担保物,遂伪造了“阳凡...

涉案金额较大的逃税罪案件如何争取轻判?

2020-11-26
【广州刑事律师】涉案金额较大的逃税罪案件如何争取轻判? 基本案情2013年至2014年期间,被告人何某以某有限公司的名义在某市开发某家园住宅楼项目过程中,采取隐瞒营业收入的手段进行虚假纳税申报,逃避缴纳税款,共计逃税八十余万元,偷税比例百分...

以案说法,如何理解逃税罪的立案标准?

2020-11-26
【广州刑事律师】以案说法,如何理解逃税罪的立案标准? 基本案情2011年,范某设立个人独资企业某加工厂,2011年至2014年间,范某采用销售不开具发票及将企业购买生产用油冲减为其企业运输的运费并不申报纳税的手段逃税,共计应缴增值税为二十万...

诈骗罪中,侦查前退赃的犯罪数额,如何认定?

2020-11-26
【广州刑事律师】诈骗罪中,侦查前退赃的犯罪数额,如何认定? 基本案情2017年某日,宋某以帮助柯某办理某银行信用贷款为由,通过电话联系被害人金某帮柯某刷银行流水。第二天上午,金某向柯某银行卡转账六万元,宋某随即通过网银转账的方式将该六万元全...

合同诈骗罪中,单位犯罪如何认定?

2020-11-26
【广州刑事律师】合同诈骗罪中,单位犯罪如何认定? 基本案情某旅游公司是于2012年3月注册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其中马某持有公司70%股权、韩某持有公司20%股权,杨某持有公司10%股权。马某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4年,某铝业公司与某旅游...

以案说法,如何理解诈骗罪中,金额的计算?

2020-11-24
【广州刑事律师】以案说法,如何理解诈骗罪中,金额的计算? 基本案情2011年中旬,被告人韩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投资需要资金周转为由,以高息为利诱,向被害人莫某、彭某、梁某等人借款总计九百余万元,支付部分利息后逃匿。 法院审理公诉机关指控的...

多张信用卡恶意透支数额过万元,构成信用卡诈骗罪吗?

2020-11-24
【广州刑事律师】多张信用卡恶意透支数额过万元,构成信用卡诈骗罪吗? 基本案情2012年3月,莫某在中国某银行某分理处办理了一张可透支的信用卡。后,莫某用该卡进行日常开支花销。在透支超过银行的规定期限的三个月后,经银行多次催告,仍逾期未还款,...

共同犯罪中,保险诈骗罪主体认定问题

2020-11-24
【广州刑事律师】共同犯罪中,保险诈骗罪主体认定问题 案情回顾2013年9月,戴某与某某汽车美容配件部老板陈某商议以故意制造车辆交通事故的手段骗取保险赔付金。余某随后又找到被告人段某、杨某,要求二人帮忙配合。2013年9月某日,余某驾驶车牌号...

以案说法,如何理解逃税罪?

2020-11-23
【广州刑事律师】以案说法,如何理解逃税罪? 基本案情2007年,被告人徐某某注册成立炫某酒楼及“某江区炫舞俱乐部”,性质为个体工商户,2014年,炫某酒楼与“某江区炫舞俱乐部”被核准注销。经查证,徐某某是炫某酒楼与“某江区炫舞俱乐部”的实际...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中的“向社会公开宣传”及借款对象是否特定的认定?

2020-11-23
【广州刑事律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中的“向社会公开宣传”及借款对象是否特定的认定? 基本案情2009年至2015年间,何某以投资项目、资金周转等为理由,同时承诺支付借款人高额利息的方式,先后向关某等31人非法吸收资金共计人民币两千多万元,共...

虚构合同,骗取合同履约金的行为,刑法如何评价?

2020-11-23
【广州刑事律师】虚构合同,骗取合同履约金的行为,刑法如何评价? 基本案情  2015年,马某在没有与建业公司签订任何《工程承包合同》的情况下,马某也非建业公司的员工,马某以转包建业公司项目部分楼段的土建工程为由,对外以建业公司名义于2015...

如何区分集资诈骗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2020-11-23
【广州刑事律师】如何区分集资诈骗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基本案情: 2013年7月起,刘某(另案处理)伙同胡某为牟取非法利益,注册成立了珠海市奔腾金融信息咨询有限公司,通过在互联网上建立网站,以发布虚假贷款需求信息并许以年息8%至24...

偷盖对方的财物印鉴章在空白的贷记凭证上,是否属于伪造金融凭证?

2020-11-23
【广州刑事律师】偷盖对方的财物印鉴章在空白的贷记凭证上的,是否属于伪造金融凭证? 基本案情2018年年初,孟某某因做生意亏损,对外负担有高额的债务,为及时清除债务,孟某某不得以向其好友隋某某借款。隋某某答应。孟某某于是以帮助对方办理银行开户...

如何认定不具备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身份而骗取保险金的行为?

2020-11-23
【广州刑事律师】如何认定不具备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身份而骗取保险金的行为? 基本案情:被告人叶某从事保险理赔工作多年,2010年,叶某获知广州市某处有一辆被火整车烧毁的越野车(粤A·**x),便纠集被告人杨某一起去查验上述越野车,后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