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刑事律师】杨某甲合同诈骗罪刑事一审刑事判决书

2024-03-01 20:02
3

杨某甲合同诈骗罪刑事一审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仁化县人民法院

案  号: (2021)粤0224刑初某号

案  由: 合同诈骗罪

裁判日期: 2021年08月06日

仁化县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21)粤0224刑初某号

公诉机关广东省仁化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杨某甲,住所地韶关市浈江区。2020年7月14日因涉嫌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0日被监视居住,2021年2月22日被取保候审,同年8月6日又被取保候审。

广州著名刑事律师,广州合同诈骗罪辩护律师

广东省仁化县人民检察院以韶仁检刑诉[2021]某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杨某甲犯合同诈骗罪,于2021年5月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仁化县人民检察院出庭支持公诉,被害人韶关××纳米材料有限公司诉讼代理人杨嘉全,被告人杨某甲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广州著名刑事律师,广州合同诈骗罪辩护律师

仁化县人民检察院指控,韶关市曲江冶金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与韶关××纳米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订立了质量标准为含氨20%±0.5%的氨水购销合同。某公司通过从厂家采购合标氨水后掺水,然后偷换检测样品给××公司检测验收的方法,将掺水后的氨水销售给××公司。被告人杨某甲作为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纵容司机王**、曹伟(两人均被判刑)实施掺水、运输氨水、偷换样品瓶等行为。经审计鉴定,从2020年3月5日至2020年7月,某公司销售给××公司已获取生产厂家出库单据和××公司入库单据的氨水2041.85吨,掺水344.05吨,虚增货款人民币(下同)268567.3元。

公诉机关就指控的犯罪事实向法庭宣读了相关书证、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鉴定意见、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等证据,据此指控被告人杨某甲的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广州著名刑事律师,广州合同诈骗罪辩护律师

被告人杨某甲辩称其于2020年5月才开始接管公司,其行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如法院最后依法认定其有罪,其愿意接受。其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一、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不应受到刑事追究。1.被告人不应对某公司2020年5月8日前的行为承担刑事责任,同时被告人接手公司后,主观上不具备合同诈骗中“非法占有他们财物目的”,不构成犯罪;2.根据核对出库单与入库单位,被告人任法定代表人期间某公司通过掺水,调换样品所骗取的××公司款项也仅4.2万余元。本案如确实存在诈骗,其诈骗金额在2020年5月8日至7月涉案金额也只有九万余元,未达到追诉标准,故不应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二、关于量刑方面。辩护人坚定被告人无罪,但假定构成合同诈骗罪,被告人具有如下法定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情节。1.被告人自动投案,如实供述,属自首;2.××公司尚未支付2020年3月之后的货款,故属于犯罪未遂;3.本案涉案金额较小,且该金额已被抵扣。综上,恳请法院判处被告人杨某甲无罪,假设认定构成合同诈骗罪,也应综合考虑以上情节,依法判处免予刑事处罚。

经审理查明,韶关市曲江某冶金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于2002年2月6日成立,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公司经营范围为销售化工产品、金属材料等。被告人杨某甲在担任某公司会计期间,知晓其丈夫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肖某(已故)在公司专门设立掺水塔,超越公司营业范围,隐瞒客户在氨水中掺水出售的操作。某公司与韶关××公司订立了质量标准为含氨20%±0.5%或1%的《氨水购销合同》。

2020年3月5日,杨某甲担任某公司法定代表人。4月开始,杨某甲同意或默许王**、曹伟(均被判刑)等人沿用之前的操作,将从厂家采购的含氨20%左右的氨水,装好两瓶掺水前的氨水样品置于槽罐车罐顶后,再利用公司掺水塔往槽罐车掺水。后由王**、曹伟等人将掺水后的氨水送往××公司。在××公司验收氨水时,王**、曹伟等人持事先准备的空瓶,爬上其驾驶的槽罐车罐顶,未真正从槽罐车内的氨水抽样,而是将之前置于罐顶的氨水样品换下,提供给××公司验收。

经韶关市智杰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从2020年3月5日至2020年7月5日,某公司销售给××公司已获取生产厂家出库单据和××公司入库单据的氨水2041.85吨,掺水344.05吨,虚增货款268567.3元。

经核算,其中2020年4月2日至2020年7月5日期间,某公司销售给××公司已获取生产厂家出库单据和××公司入库单据的氨水1442.81吨,掺水239.62吨,虚增货款185023.3元。

以上事实,有下列经过庭审质证的证据证实:

(一)书证

1.韶关市曲江某冶金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工商登记资料,证实某公司于2002年2月6日成立,肖某是大股东,2016年8月肖某为法定代表人,2020年3月5日法定代表人由肖某变更为杨某甲;经营范围为批发、销售、代购、代销化工产品、危险化学品等等。

2.工商登记资料,证实韶关市××工业气体产品有限公司、宜章县××环保科技化工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情况。

3.宜章县××环保科技化工有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入库明细表、库存明细表、出库明细表、过磅单等证据,证实2020年2月至7月期间该公司向某公司提供氨水,氨水出库均有过磅,有具体重量,司机王**、曹伟等人均有签名。

4.韶关××纳米材料有限公司的交易回单、对账明细、材料进仓单、化验报告单、过磅单、发票等,证实××公司于2017年5月至2020年7月向某公司采购氨水的数量及金额。上述磅单有王**、曹伟等司机的签名,发票上开票人为杨某甲。

5.氨水购销合同,证实2017年5月1日至2020年5月1日,××公司与某公司签订了氨水购销合同,约定某公司向××公司提供20%±0.5%或±1%浓度的氨水,2018年开始约定每低于1%扣减40元。

6.笔记本,由证人蔡某1提供,证实2019年8月至2020年5月期间某公司向江门市江海区××实业有限公司、宜章县××环保科技化工有限公司等公司提货(氨水)后再送给客户的详细记录,包括时间、司机、车号等,该笔记本为蔡某1手写。

7.死亡医学证明书,证实肖某于2020年2月29日死亡的情况。

8.综合所得收入和扣缴个人所得税情况表,证实某公司为王**、曹伟支付工资及缴纳基本养老保险等情况。

9.关于供应商韶关市曲江某冶金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产品质量存在造假的报告,由××公司提供,证实××公司关于某公司氨水掺假的陈述,附有相关购销合同、损失清单、××公司法人与蔡某1的微信聊天记录、对话录音、造假制作视频等,其中对话录音中蔡某1提到“肖某死了一个月左右,还是什么都归我管,她还信我……然后呢一个月以后了,就什么都听那个大车司机的了,王**这个人”。

10.归案经过、户籍证明、违法犯罪记录查询情况说明,证实杨某甲的基本身份信息情况及其于2020年7月14日接办案民警电话通知后主动到案接受调查的情况。

11.刑事裁定书,证实经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某公司以及王**、曹伟犯合同诈骗罪被判处相关刑罚。

(二)笔录

1.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笔录、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于2020年7月15日对某公司及杨某甲住宅进行搜查,查获涉案的电子称重单、送货单等材料,同时亦查获化工送货笔记本等资料并予以扣押。此外,公安机关亦对涉案的三台半挂车及杨某甲等人的手机予以扣押。

2.现场勘查笔录、图、照片,公安机关于2020年7月14日对当场查获的涉案三台半挂车停放地点及车进行检查,记录,拍照,证实三辆车的现场情况,其中,公安机关在拖车车牌为湘LA××××、挂车车牌为湘L××××槽罐车罐体顶部发现两个“松山纯”字样塑料瓶,1个空瓶,1个瓶内装满无色透明液体。公安机关对另二台车上发现的其它塑料、玻璃瓶进行提取,其中拖车车牌粤R9××××槽罐车罐体顶部发现塑料瓶3个,内装满无色透明液体;在三台半挂车槽罐内分别提取无色透明液体2瓶,共6瓶。

(三)鉴定意见

1.“氨水”鉴定报告,证实公安机关将在某公司的拖车查获的共计10瓶“氨水”,连同××公司提供的3瓶涉案“氨水”公样送检,经检测,13瓶涉案“氨水”中,“湘L××××挂前取样口”“湘L××××挂后取样口”“湘L××××罐顶1号矿泉水瓶”的氨含量不符合国家工业氨水标准要求,其它10瓶涉案“氨水”的氨含量均符合国家工业氨水标准要求。其中,不符合标准要求的“湘L××××挂前取样口”氨含量为13.8%,“湘L××××挂后取样口”“湘L××××罐顶1号矿泉水瓶”氨含量均为14.1%。

2.专项审计报告,证实经韶关市智杰会计师事务所(普通合伙)审计,2020年3月5日至2020年7月5日期间,某公司向××公司供应的氨水中有2041.85吨已获取了生产厂家出库单据和××公司入库单据作为佐证资料,该部分氨水货款合计1592080.6元,掺水虚增344.05吨,虚增货款268567.3元。

根据韶关市曲江某冶金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向韶关××纳米材料有限公司供应氨水明细表,经核算,其中2020年4月2日至2020年7月5日期间,某公司销售给××公司已获取生产厂家出库单据和××公司入库单据的氨水1442.81吨,掺水239.62吨,虚增货款185023.3元。

(四)被害人××公司法定代表人梁某的陈述

2017年7月,某公司开始供氨水给我们××公司。之前是供给关联的兴达公司。原某公司法人肖某意外死亡后,该公司运营紊乱,公司的蔡某1向我告发某公司供应给××公司与兴达公司的氨水长期掺水造假,氨水浓度远远低于含氨20%合格标准之下。某公司在车顶取样口已放好合格的样品,每次司机上去取样时都会装已经事先准备好的合格样品,所以××公司每次取样检测的样品都是合格的。公司2020年6月报案后,7月13日现场查获某公司造假的一车氨水。我们公司估算直接、间接损失有2000万元。

某公司往氨水里注水可以节约成本,增加收益。某公司的前法人肖某、现任法人杨某甲、员工蔡某1及司机王**等人对这都是知情的。

(五)证人证言

1.蔡某1证实,我主要负责韶关市××气体公司的业务,某化工主要是肖某负责,肖某去世后,杨某甲接管了公司。某公司运输的氨水有掺水的情况,运送氨水前,司机会用塑料瓶事先装好没有掺水的氨水一起带走,到了××公司后,司机会让他们的检测员检测没有掺水的氨水,所以检测的氨水都是合格的。掺水是肖某指使的,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往氨水里加水的情况,这属于行业潜规则了。肖某去世后,某公司在2020年3至5月都有掺水的情况。肖某交代我记账,他去世后,我还有记录,记录完会给杨某甲和司机看,他们要对销售的数据和车数等情况。

2.陈某证实,2020年4月,王**介绍我到某公司做司机。7月13日那天,王**叫我与刘某1拿了两个装有氨水的瓶子放在槽罐车上,到××公司后对槽罐车里的氨水取样时进行调包,将事先准备的装有氨水的瓶子拿给××公司人员检测。我有2次运输氨水是用事先准备装有氨水的瓶子给××公司进行检测,都是王**交代我这样做的。杨某甲是2020年3月成为某公司的法人代表,管理全公司的事情。不清楚杨某甲是否知道往氨水掺水再销售,都是王**安排我的工作。

3.朱某证实,系某公司押运员,肖某生前,公司在氨水中注水再销售的事是由肖某本人操作和安排的。2020年2月底肖某意外死亡后,杨某甲就接管了公司,因不清楚公司的运作,王**就教杨某甲如何将氨水加水销售给其他公司来赚钱,慢慢地杨某甲就默认了氨水加水这块工作由王**来负责,司机与押运员都是按王**的话来办事。2020年7月13日,三车运往××公司的氨水中,湘L××××装的氨水有注水,其他两车没有注水。杨某甲负责记账还有开发票,如我们拉了28吨氨水回来,送给客户是32吨,这多出来的部分她肯定知道是什么情况。

4.刘某1证实,系某公司押运员,一直以来,公司都有在氨水中注水造假行为。肖某去世后,司机王**安排其他司机也这样做。2020年7月13日,陈某拿两支事先装有氨水的塑料瓶给工作人员抽检,被公安人员查获。我见过王**、曹伟、陈某向油罐兑水。四月份至今,我都参与过向氨水兑水。

5.曾某1证实,系某公司押运员,以前肖某会安排司机往装有氨水的油罐车注水。杨某甲是今年3月当上老板的,她负责安排我们进出货,她有交代司机往有氨水的油罐注水。4月份时,我听公司的人说杨某甲会叫司机往装有氨水的油罐里注水销售。4月26日,我在厂里看到杨某甲和司机曹伟、陈某、王**在说话,杨某甲要司机加一下水。之后我就看到王**往装氨水的油罐车加水。

6.蔡某2证实,我知道某公司最近这六、七年都有在销售给客户的氨水里加水,从而赚取利益。我看过王**、曹伟、陈某在水塔往氨水里加水。司机事先准备装有达标的氨水的瓶子放在车上躲避××公司的检测。杨某甲是2020年3月接管某公司的,但公司的账从成立以来一直都是杨某甲做的,肖某每个月都会拿公司购入销售单据给杨某甲做账。杨某甲知道氨水加水的事情,但何时知道不清楚。

7.黄某、王某证实,肖某原是宜章县××环保科技化工有限公司大股东,沣海公司提供给某公司的氨水多数是20%,也有一些是25%。氨水浓度越高,价格越贵,日常使用不需要加水。

8.刘某2、曾某2、孔某证实,××公司生产所用氨水浓度不够,会加大氨水用量。××公司的质检研发部的化验组对进出公司的货物提取样本进行化验。抽样人员没有爬上槽罐车,从下面看上去,由司机上去抽样,然后给公司化验,不确定是否调换了样品。××公司一直从某公司进购氨水。2020年7月13日,查获某公司一辆槽罐车装载的氨水浓度不达标。

9.彭某证实,我所在的英德市××化工有限公司的总公司是江门市××实业有限公司,某公司在我公司购买的氨水大多数浓度为20%,少数是25%。某公司购买氨水的过磅单、结算单在总公司处。不清楚某公司有无加水销售的行为。

(六)同案人供述

1.王**供述,我于2018年2月入职某公司,发现该公司会在销售的氨水中掺水作假。2019年9月,肖某教我实际操作掺水作假。肖某去世后,我按蔡某1的意思继续掺水,有六七车左右,都是运往××公司的。杨某甲于2020年5月初正式接管公司后,也跟我说过运去××公司的氨水也进行掺水,次数大概是二三次。往氨水里掺水的事,公司的人都知道。我们车辆平时装运氨水大概27吨,运回来掺水4吨左右,运去××公司总吨数有31吨左右。2020年7月13日晚上我们送了3车氨水给××公司,其中一辆车是掺了水的。我们每次出车都会填写相关的费用单,包括车辆油费、过路费、伙食费及运输氨水的吨数或方数,交给蔡某1,她会进行统计,对蔡某1的货运记录我没有异议。肖某在世时,说备货时直接取样品放在槽罐上面,应付化验不合格的情况去做公检。他去世后,没人化验和计算具体需要掺多少水,我怕化验不合格就直接上罐车取样,取好样后就拿备好的合格样品给××公司化验。

2.曹伟的供述,我进某公司时知道公司有往20%以上氨水注水后销售给客户。2019年下半年,在肖某的要求下,我开始参与注水进氨水里。肖某2020年2月底在世后,杨某甲接管公司,但她要处理肖某后事,没在公司里,当时蔡某1继续安排我们氨水加水销售的事。2020年4月份,杨某甲得知蔡某1联系其他氨水销售商抢走公司业务后,就不让蔡某1管理公司业务了。5月,杨某甲回到公司处理业务,需要氨水的公司都会把计划报给杨某甲,她再把计划告诉王**,由王**告诉我们怎么做。我不确定杨某甲是否知道氨水加水这件事。蔡某1的氨水货运记录我不确定她有无如实登记。我们备货后就会从槽罐里取氨水样品两瓶放在槽罐上面。到送货目的地后,我们上槽罐取样,取好后就拿备好的合格样品交给送货地公司化验。我大概有六七次是调换样品应付化验的。2020年7月13日,我驾驶槽罐车送氨水到××公司,这次注入了大概两吨多水,也是用之前装好有达标氨水的瓶子换掉两个空瓶子,然后拿给××公司检测。

(七)被告人杨某甲供述与辩解

2020年3月,我成为某公司的法人代表,5月开始接管某公司。2018年时肖某有跟我说把浓度25%的氨水配置成20%的来卖。这件事情做了多久我不知道。我一直为某公司做账,由于有些发票是过了几个月才给我,所以看不出氨水进出是否存在不符的情况。公司的氨水主要从郴州××光电有限公司、宜章县××环保化工有限公司、广东英德市××公司购买,其他公司购买的次数很少。我接手公司后,由于很多业务不清楚就让公司司机王**负责氨水这块业务。氨水的检测及运输都是王**负责的。某公司销售给××公司的氨水中加水情况我不清楚,氨水这块业务由王**负责,他们加水情况我不知道。2020年5、6月份期间,王**有跟我说过几次往氨水里加水的事,虽然我没有同意,但也没有明确反对,所以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往氨水里加水。

肖某去世后,大概3、4月份,那时候我只是偶尔去一下某看看公司的情况,并没有处理公司业务。4月份,蔡某1要求我分公司股份给她,我没有答应,她扬言要搞垮公司。到了5月份,我发现公司很多客户流失,于是我就正式回到某处理公司事务。我接手某公司后知道2020年7月13日这次销售氨水有加水,是我默许的。

关于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辩解辩护意见,综合评判如下:

1.关于是否构成合同诈骗罪的问题

经查,某公司在履行氨水销售合同的过程中,为了谋取非法利益,在交付前向氨水中掺水,在××公司验收时,利用司机上槽罐车顶抽样的便利,偷换抽样品,导致××公司无法知道氨水是否真实达标,陷入错误认识后以被偷换的样品检测的浓度收货,某公司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其采取隐瞒事实的方法骗取××公司货款,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至于被告人杨某甲是否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经查,单位犯罪中“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是指在单位实施的犯罪中起决定、批准、授意、纵容、指挥等作用的人员,本案中,被告人杨某甲在原法定代表人肖某在世期间,作为某公司的会计,其已知道公司往氨水掺水销售的事。2020年4月份开始,杨某甲在负责管理公司业务时同意或默许司机王**等人按照之前的操作往氨水里注水后销售给××公司,上述事实有同案人王**、曹伟的供述,证人蔡某1、曾某1、陈某、朱某、蔡某2等人的证言以及蔡某1与××公司法人代表对话内容等证据可以证实,被告人本人亦供述称3、4月份,其偶尔去看看公司的情况,5月份回到公司处理业务时对往氨水加水销售一事并没有明确反对。故对被告人杨某甲应认定为单位犯罪中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其应当对2020年4月至7月期间某公司往氨水注水后销售给××公司的行为承担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某甲从2020年3月5日开始承担刑事责任证据并不充分,本院不予认定。

2.关于犯罪数额认定问题

经查,侦查机关依法调取了某公司向宜章县××环保科技化工有限公司、江门市江海区××实业有限公司等采购氨水的电子称重单等相关出库单据,也调取了××公司向某公司采购涉案氨水的材料进仓单等单据,这些进仓单等单据在时间上与某公司向前述两家公司采购的时间前后衔接,结合本案其他证据,可认定某公司采购氨水后转售给××公司。审计机构根据调取的采购、出入库单据等证据反映的商品提货点、出库日期、出库重量、司机、车牌号、入库日期、重量、销售价格等,结合在案其他证据材料逐一进行比对、核算,综合审计认定某公司于2020年3月5日至7月5日期间销售给××公司的2041.85吨氨水中,掺水344.05吨,虚增货款价值268567.3元。其中,根据韶关市曲江某冶金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向韶关××纳米材料有限公司供应氨水明细表可得出,2020年4月2日至7月5日期间某公司销售给××公司的1442.81吨氨水中,掺水239.62吨,虚增货款价值185023.3元。审计报告根据从数量差异计算掺水吨数,进而算出虚增货款,结论客观、合理,可以作为定案根据,故本案涉案数额认定为185023.3元。另外,辩护人所提至2020年3月之后××公司货款尚未支付,本案属犯罪未遂的意见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

3.关于自首的问题

经查,被告人杨某甲于2020年7月24日接办案民警电话后能主动到案接受调查,但其到案时并没有如实交代其主要犯罪事实,之后的交代亦只承认其在2020年5月才接管公司业务,不属于如实供述,故不应认定为自首。

综上,被告人杨某甲及其辩护人所提被告人行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及本案属于犯罪未遂、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的辩解辩护意见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杨某甲作为某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某甲的主要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正确,应予支持。但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某甲于2020年3月5日开始对其行为承担刑事责任及涉案数额的认定不当,本院予以纠正。被告人杨某甲庭审时表示愿意接受处罚,量刑时可酌情予以考虑。根据本案的事实、性质、社会危害程度,结合被告人杨某甲的犯罪情节、认罪态度,宣告缓刑对其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故对其从轻处罚并宣告缓刑。辩护人所提对被告人免予刑事处罚的辩护意见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综上所述,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一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杨某甲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其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朱某

人民陪审员 陈某

人民陪审员 谭某

二〇二一年八月六日

法官助理 张某

书记员       刘某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二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以虚构的单位或者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的;

(二)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的;

(三)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

(四)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

(五)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

第二百三十一条单位犯本节第二百二十一条至第二百三十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本节各该条的规定处罚。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banner-2.jpg

广州著名刑事律师_广州老检刑事律师团,原检察官出身的资深刑事律师团队,具有20年以上法律实战经验,办案经验丰富,效果显著,擅长办理重大疑难刑事案件,成功办理诸多取保候审、不批准逮捕、不起诉、撤回起诉、无罪辩护、罪轻辩护、上诉改判等重大疑难刑事案件。

团队立足粤港澳大湾区,致力于提供高质量、高水准的法律服务。